他叫我“哥”,我們就是一家人

2022-05-23

一名深圳普通青年與重度孤獨癥青年相伴而行14年

2022年05月22日  深圳晚報  版次:A05  記者 周婉軍

甘奕活(中)和馮侖、何閔蘭一起外出游玩.jpg

▲甘奕活(中)和馮侖、何閔蘭一起外出游玩。

甘奕活(右)和馮侖.jpg

▲甘奕活(右)和馮侖。

ec990393-b7e8-461c-8e01-e31634d11f83.jpg

甘奕活(左)和馮侖。本版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

一個陽光燦爛的上午,甘奕活挽著61歲的何閔蘭,靜靜地等在寶安區利民復康中心。10分鐘后,康復中心的鐵門緩緩開啟,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后?!案矢?!”伴隨著一聲充滿喜悅的呼叫,24歲的重度孤獨癥青年馮侖帶著燦爛的笑容,快速走向甘奕活和母親何閔蘭。

在兩個大男孩相擁的那一刻,何閔蘭心里有股說不出來的感覺,有喜悅寬慰,但更多的是感恩感激。從懵懂小學生到長大成人,甘奕活和馮侖做了整整14年的朋友?!捌胀ㄇ嗄旰凸陋毎Y青年做好朋友,對于很多人來說都難以置信,但我的孩子能擁有這份難得的友誼,是生活對我們的眷顧?!焙伍h蘭說。

一個“特別”的同學

甘奕活第一次見到馮侖是在2008年。彼時,剛上小學三年級的甘奕活因為父母工作的原因,轉入了羅湖區東英學校。作為一名初來乍到的轉校生,新學校的一切都充滿了陌生和新奇。而最讓甘奕活好奇的,是班上一位“特別”的同學——馮侖。

上語文課時,馮侖會突然用英語回答問題,而到了英語課,他又會改用中文,逗得同學和老師都開懷大笑;中午排隊吃飯時,馮侖也總會趁著老師不注意,偷偷跑到教師的專用窗口排隊,等到老師發現時,他還會梗著脖子一臉倔強地說“這就是我的隊伍”;有的時候,馮侖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會不斷地重復著一些話語,面對老師的提問,總是顯得比別人慢半拍……這一切,甘奕活都看在眼里,盡管心中隱隱感覺這個同學似乎有些不太一樣,但又打心底里覺得馮侖“天真又好玩”。

時間悄悄流過,在東英學校兩年后,甘奕活漸漸明白了這種“不太一樣”是什么。那時候,盡管周圍的老師和同學都非常友善地接納和包容著馮侖,但仍有些孩子,會略帶害怕地躲著馮侖,更有甚者,會在看到馮侖一些奇怪的舉動后出言相諷?!澳莻€時候,大家都還不知道孤獨癥是什么?!备兽然钫f。

帶著馮侖完成一場“歷險”

在讀到五年級時的一個傍晚,準備回家的甘奕活得知有一幫同學要送馮侖回家,出于好奇,甘奕活也加入了送馮侖的隊伍。甘奕活發現,對他們而言無比簡單的事情,對馮侖卻是難以逾越的障礙?!氨热邕^馬路看紅綠燈,他都要我們帶著催著甚至拉著才行,而且他不認識路,又不會問人,特別容易走丟?!备兽然钫f。五六個孩子組成了一支“浩浩蕩蕩”的護衛小隊,不到一公里的距離,孩子們帶著馮侖,像是完成了一場歷險。

但等到了馮侖家里,甘奕活又見到了他的另一面。在何閔蘭的督促下,馮侖給同學們彈了一首鋼琴曲,一曲下來,行云流水,音色悅耳。馮侖認真彈琴的樣子讓甘奕活又羨慕又欽佩,“我連五音都分不清?!备兽然钫f。從五年級的那個傍晚開始,一直到初三畢業,很多同學陸陸續續退出了護送馮侖的隊伍,只有甘奕活始終堅持著。

多年來甘奕活始終記著一件事情。2009年的一個周末,甘奕活陪伴馮侖到羅湖區義工聯“星星學堂”參加訓練活動。在一間小小的活動室里,甘奕活見到了十幾個和馮侖一樣的孩子,他們自如地演奏著樂器、大聲地背誦古詩,卻無法完成諸如系鞋帶這類簡單的事情,12歲的甘奕活第一次聽到了“自閉癥”這個詞。那天天氣很好,陽光從活動室的透明窗戶中照射進來,照亮了每個孩子的笑臉。后來,甘奕活也成為了“星星學堂”的一名義工。

在最困難時相依相守 成為家人

初三畢業后,離開學校的馮侖沒有了去處,只能回家由母親何閔蘭親自帶著。甘奕活則考上了技校,盡管學業繁忙,但每到周末,他總會抽出時間去看看馮侖。

2017年3月,馮侖的父親因為意外去世,何閔蘭覺得“天一下子塌了”。那時的何閔蘭,已經在家里當了整整23年的家庭主婦,每天的事情就是照顧家中兩個重度孤獨癥的孩子,幾乎斷了和外界的聯系。丈夫去世后,那道原本由丈夫筑起的保護墻一下子坍塌了。

那時,剛剛從技校畢業的甘奕活聽說了馮侖的事情后,第一時間聯系了何閔蘭,“阿姨,馮侖我先幫你照顧,你不用擔心”。第二天,他就帶著行李住進了馮侖家。

甘奕活的到來,就像是黑暗里突然照進了一束光。那時,一下子失去了父親的馮侖因為不會表達,脾氣變得尤為暴躁,天天在家中摔摔打打?!拔抑浪谙氚职??!备兽然钔瑯右睬宄?,馮侖想不明白爸爸為什么突然不見了。為了讓馮侖重新安定下來,20歲的甘奕活扮演起了親人的角色。整整5個月,從初春到盛夏,白天,甘奕活帶著馮侖到康復中心上課訓練,晚上,他陪馮侖娛樂,伴他入睡。直到何閔蘭處理完一切事務后,甘奕活才開始著手自己畢業找工作的事情。

“都是小事?!辈稍L時提到這段經歷時,甘奕活覺得“沒什么值得說的,很平?!?。就像年幼時,有一次甘奕活送馮侖回家,馬路上車輪滾過窨井蓋的聲音讓馮侖突然煩躁起來,在街上開始大喊大叫,當路人紛紛投來異樣的目光時,甘奕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丟臉和尷尬,他只是上前輕拍安撫馮侖,直到他安靜下來?!八形乙宦暩?,我就是他的家人?!备兽然钫f。

“我們都期待著下一次見面”

2017年年底,甘奕活入職了龍崗區的一家公司,步入社會,走上了一個普通人的人生軌道,而馮侖也在這一年進入了寶安區利民復康中心,只有周末才能回家,但兩個人的人生道路并沒有像常人預料的那般漸行漸遠,而是依舊緊緊相連。

每當何閔蘭有事外出,不能看望馮侖時,甘奕活總會自告奮勇,帶著自己包的餃子去探望,也會在三人外出旅游時當司機?!霸谖倚r候,也會有大人跟我說,不要跟這樣的小孩接觸?!钡兽然钣兄约旱呐袛?,“何阿姨非常堅強,哪怕生活已經如此,但她能夠坦然接受,還積極地生活,待我也像親生兒子一般。馮侖也很單純,感情很真摯,我有時候覺得,能認識他們,也是我的幸運?!?/p>

如今,兩個孩子的友誼也影響到了兩家人,甘奕活一家和馮侖一家猶如親人一般,時常來往走動。

由于疫情,甘奕活已經四個月沒有見到馮侖?!拔液芟胨?,他應該也挺想我的?!备兽然罡嬖V深晚記者,每個月的探視是他最開心的時刻,盡管每次探視結束后,鐵門關閉的那一剎那,甘奕活的心里總會涌起一股難言的傷感,“雖然不能一直陪著他,但我們都期待著下一次見面?!备兽然钫f。

(應受訪者要求 何閔蘭、馮侖為化名)

(責任編輯 黃燕如)


在线观看不卡的AV网站,欧美真人视频,性生大片免费观看30分钟,欧美在线观看欧美视频免费网站,亚洲精品福利好好热视频